当前位置:主页 > 名字宝典 >

出轨女秘h噗嗤(总裁趴在小三身上释放)最新章节列表

发布时间:2021-05-03 08:28:45
【导读】缘名阁网精选每日分享正能量优质文章,对于好文章您再也不用东找西找!
★★★★这里收集整理最经典的正能量文章供您在线阅读,热爱文学的朋友赶紧来看看吧!
★精彩内容:

 文学    有人冷笑一声,接了话茬,“李小娘子,你可别这么说。传言不是说她是个克亲的煞星?克走了娘不说,连肚子里的女儿和太后都被冲撞没了……”

 
    厚实的白雪几乎要漫过她的脚踝,虞菀寸步难行。
 
    喉咙间像卡着一口血,腥辣、黏腻。她说不出话来,只得低着头朝前走着。
 
    忽然听到一声极为不屑的冷笑:
 
    “不过是个女孩,没了便没了——”
 
    虞菀脚步一顿。
 
    “我看呐,殿下迟早得休了她!”
 
    “对,休了她!休了那晦气的东西!”
 
    这一声,让前路突然塌陷了下去,猛地一道天旋地转,她听到耳边传来惊呼。
 
    “小姐、小姐?!”
 
    虞菀痛苦喘息,从床上醒来。
 
    这个噩梦,她做了整整三年。
 
    大雪在熙和十七年的京城如约而至。一夜之间,往常喧闹的街道也遭不住这瑟瑟寒意,人声稀疏、鞍马冷落。
 
    城中的达官显贵之家早备齐了过冬的红萝炭,而六条街开外的长平街,矮院中的平头百姓只能靠光秃秃的枝头上挂着的太阳驱寒。
 
    长平街中一间不起眼的小院里,虞莞躺在床上,隐约有些许熹微的天光,照进冷寂一片的屋子。
 
    在床上躺久了,早磨平了她的知觉,只有往事如走马灯般来回闪现。白日里忍不住回忆,连睡梦中,那些面目可憎的人也来造访。
 
    即使过了三年,小产那一日,腹中刀割剧痛和惨红的鲜血记忆犹新。而耳边响起的话语,每次回想起来都如同在她心上插刀子。
 
    她被百般痛楚缠绕着,暌违三年仍难释怀。虞莞一面回忆着,意识已经有些模糊,逆料耳畔传来步履匆匆之声,仿佛有客前来。
 
    她病久了糊涂,下意识唤道:“拾翠。”须臾间,又想起拾翠已经去了,心里像开了道口子,冷风呼呼往里面灌。
 
    白芍一路疾步,推开门看见床上躺着的熟悉人影,一路上提紧的一口气才松懈下来。不过顷刻之间,待她瞧清楚那人脸色,心却再度揪起。
 
    虞莞勉强起身,看清来人,心中陡然一轻:“原来是白姑娘……”
 
    白芍道:“是我来了,虞姑娘身体可还好?”说完就握住虞莞皙白枯瘦的手不肯松开,生怕下一秒这手就要脱力滑落。
 
    面前的人生机褪尽,病入膏肓,死亡的阴翳笼罩在她的脸上。脸色苍白如金纸,眼中缕缕血丝,薄唇上艳色褪尽,惨白得扎眼。
 
    白芍眼眶猛地一酸。上回看着还是微恙,不过两个月,怎么病得如此之重?
 
    自虞姑娘嫁给薛元清,进了皇宫算起已经将近十年。从前养在深闺无人识也就罢了,进了宫后,无人不叹其姝色瑰艳,都感慨皇长子在娶妻一道上的好福气。连太后都赏了一丛桃林给她,借此夸她人比花娇。
 
    不过五六年,尽态极妍的美人便被磋磨得皮包骨头,脸上死气笼罩,使人心中不安。今昔恍如两人,如何不叫人心生悲凉之意?
 
    虞莞也回握住她的手,回应以一个虚弱的笑:“我早就闭门谢客……你偏要闯进来,不怕病气过给你……咳咳!”
 
    将要咳嗽之时,左手下意识捂上了嘴。“咳咳——”随即响起一连串揪心的咳嗽声。
 
    白芍眼尖,分明从檀口中瞥见一抹刺目血色,一时间如坠冰窟。口中哺血,是五脏衰竭之相。虞姑娘的病竟已至此?
 
    虞莞把沾血的掌心藏入被子,抬头瞧见白芍愣怔的模样,心下一叹。
 
    “你既然来了,那便……”
 
    之前的咳嗽耗尽了体力,不过一句话,虞莞却说得断断续续。白芍感到握住她的那只枯瘦的手上力道也近乎于无,又听她说道:“我还有些话想说,生怕你不来、拾翠不在,也没人可说。”
 
    话到嘴边,虞莞却不知道如何开口。她转头凝神望着窗外天光乍破,恍惚了一瞬:“我这一生……”
 
    她这一生,只有数不尽的遗憾。
 
    外人看上去是皇子宗妇,鲜花着锦、烈火烹油。掀开这层富贵堂皇的遮羞布,余下只有见不得光的阴谋与野心交织的陷阱。
 
    薛元清不过是看重虞府背后势力,想收为己用助他夺嫡,却偏偏跟她演“一生一世一双人”的戏码。可笑的是,她竟真以为这是吃过十六年的苦头之后,老天终于肯给她尝一点甜。
 
    不过是三四年前的事,现在想来,却恍如隔世。
 
    怀上薛元清的孩子诊出喜脉的那一日,她记得清楚:白日还在院子里绣一个秋香色的鸳鸯荷包,想着在薛元清的生辰宴时亲手送上,一个不慎却晕了过去。
 
    醒来就看见薛元清坐在她床头,面带狂喜地握着她的手:“莞莞,待这个孩子出世,就是我的嫡长子。我必把拥有的一切都传给他!”
 
    那句话中,无非看重她肚子里的孩子占尽嫡长,不曾提她只言片语。
 
    她却果真被冲昏头脑,把这句话当成什么天大承诺。
 
    妊娠中时常噩梦,每次醒来都只记得刺目惨红。终于在她五个月时,这一幕成了真。
 
    她清晰感知到腹中孩子的生命一点一滴倏然远去,除了呼痛却无能为力。太医匆匆前来,为昏迷的她灌下一碗药。再次醒来之时,只能瞧见一个红红的的小东西从身下流出。
 
    那个孩子那么小,却已经有了手脚,她甚至能偶尔感觉她在肚子里有力踢她。
 
    无数次幻想着有朝一日与腹中孩儿相见,却没想到,初见已是天人永隔。
 
    她疯了似的派人去请薛元清。等了一天一夜,只等到一个不起眼太监前来传了句话:“不过是个女婴,流了便流了。”
 
    直到那个时候她才知道,腹中骨血不过是他博取皇帝宠爱的工具。如果腹中诞下的不是皇长孙,那就如路边的芥草,比尘埃还不如。
 
    随后不过一日,钦天监的黄铜丧钟长鸣八十一声,阖宫上下恸哭缟素。一向疼爱她的太后于梦中乍然薨逝,而她也背上了腹中亲子难留与太后八字相克、命中带煞、妨害亲长的污名。
 
    白芍静静地听她说着,一言不发。
 
    虞莞抹了下眼角渗出的泪。她这一生,好像自小产起就走到尽头,往后只是昏沉苟且的人偶,不断回忆着那一场悲剧。
 
    从此薛元清抬了诸多妾室进门她也不管不问。而她被太医诊断不能生育之后,被薛元清以触犯七出之名休妻。
 
    其间种种,都好像是别人经历的事了。
 
    虞莞又咳了一声:“被他休了出宫做个庶人,未必不是一件好事。”能凭双手独自过活,远离那见不得人的地方,和永不见天日的噩梦。
 
    只可惜她福薄,一场大病就害了她的命。
 
    转而又想起了什么:“你之前跟我说要说合一户人家,趁现在帮我拒了吧。”
 
    “免得人家沾了我丧事的晦气,不好听。”

相关文章

随机推荐

热门文章

最近发表

标签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