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名字宝典 >

苏苏的放荡日记高H(一女多夫NPH)最新章节列表

发布时间:2021-04-20 09:21:22
【导读】缘名阁网精选每日分享正能量优质文章,对于好文章您再也不用东找西找!
★★★★这里收集整理最经典的正能量文章供您在线阅读,热爱文学的朋友赶紧来看看吧!
★精彩内容:

 文学

    陆溪回来的时候,饭堂的知青已经散得差不多了,只有找不到人的徐姣姣还在等她。
 
    “诶呀刚才你去哪儿了?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,正要出找你呢!吓死我了!”徐姣姣拍拍胸口,一副后怕的样子。
 
    看见陆溪的裤管湿了大片,显出深色来,徐姣姣惊道:“你去河边了?天还冷着,你下河干什么?”
 
    陆溪摇摇头,随口道:“我就是看看,没下河。”
 
    刚才陆溪想要丈量一下水车的尺寸,在河边稍微走了走,把裤管弄湿了。因没有工具,她没有具体了解得更多,只能回来。
 
    徐姣姣没多想,拉着她的手兴致勃勃地说:“刚才知青点的前辈们来找我,说今天晚上想给新来的知青们开个欢迎会,大家一起交流交流。说这个叫……哦,对了,这叫联谊。你去不去?”
 
    这在知青点是常有的事情。知青们都是受过教育的人,自认为是知识分子,虽然现在只是种地的知识分子,勉强算“落了难”,但以后还是大有作为。这联谊被他们认为是一种体面,一种与别人区开来的体面。虽然这体面也只是聚在一起聊天,交流城里发生的事情或者报纸上的风向,一杯热茶都可能喝不到,但也不妨碍这是一项重要的活动。
 
    徐姣姣很激动,她觉得既然是欢迎会、联谊,那想必是有好吃的。哪怕没有很多,过过嘴瘾也是好的。她一颗心早就飞走了,但也不落下自己的伙伴。
 
    陆溪摇摇头,说道:“不了,我今晚还有事。”
 
    徐姣姣从没想过陆溪会拒绝这个可能。她半张着嘴,呆住了,讷讷问道:“你不去?”
 
    “不去。”陆溪没有测量的工具,她打算今天收工后去找大队长借点工具,哪怕只有一个卷尺。
 
    徐姣姣一腔激动的期翼凉了半截,她瘪瘪嘴巴,有点犹豫道:“你要是不去,那我也不想去了……想想也没什么好吃的。”食堂一点油水都没有,联谊更不可能拿好吃的来招待我们了,可能也就一些酸涩的野果子。
 
    话虽如此,言语间还是很留恋不舍。
 
    陆溪眼睛一转,问她:“你去欢迎会是为了吃东西还是为了认识人?”
 
    徐姣姣毫不犹豫:“吃东西!”
 
    “那好,你今晚帮我干活,我给你一块桃酥。”
 
    徐姣姣又一次被桃酥拐走了。她兴高采烈跟在陆溪身后,早就把所谓的欢迎会抛之脑后。
 
    陆溪毫不怀疑,徐姣姣就是那种,小时候给颗糖就能哄走的小孩子。
 
    下工后,徐姣姣和陆溪风卷残云般,迅速吃完了晚餐,然后回到了宿舍。陆溪拿出装点心的袋子,给徐姣姣递了一块桃酥,自己也咬着一块,又拿出两包桃酥放在手上掂了掂,抬头对徐姣姣道:“我们走。”
 
    “去……呜,去哪里?”徐姣姣嘴巴里含着桃酥,一边含糊不清的说。
 
    “去大队长家。”陆溪手里的点心,就是给大队长的。
 
    徐姣姣没再多问,乖乖跟着陆溪去了。她的思维很简单,既然陆溪能带上她,那应该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。
 
    等两人到了大队长家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
 
    大队长很意外。
 
    陆溪是刚到的知青,他还记得。小姑娘长得唇红齿白,异常好看,多看一眼都会印象深刻。就是不知道这么晚了,还来他家干什么。她手上还拎着点心,让人看去了,是要误会的。
 
    大队长觉得小孩子不懂事,让他有些为难。
 
    只是当目光掠过徐姣姣脸上时,又定下来。
 
    应该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,若真是想要贿赂他,何必带上一个人呢?
 
    “陆同志,徐同志,你们有什么事吗?”大队长很客气的问。
 
    陆溪把来意说了。
 
    她想修水车,但没有工具,想借生产队的工具用用。
 
    如果只是借工具,倒也不必跑这么一趟。陆溪知道,想要修水车,还需要在一定的程度让队长提供帮助,提前打好招呼。
 
    大队长听了她的话,眼睛一睁,噌的一下站起来,激动道:“你会修水车?”
 
    他的反应好大……陆溪点点头,“我爸爸在冶金厅里工作,我小时候经常在工厂里玩,从小和机器打交道的。我上学的时候,也和老师学过不少知识。水车的图纸,我现在就能画出来。”
 
    陆溪下乡时只读到了高中,没什么很深的知识,陆溪直接把锅推到了家庭背景上。
 
    她小时候确实没少摸过机器,当然也只是摸摸而已,这她可没撒谎。至于这话落到大队长耳朵里会怎么脑补,可就不关她的事情了。
 
    大队长激动得搓搓手,一时竟说不出话来。就连迷迷糊糊因为一个桃酥被拉来的徐姣姣也惊呆了。
 
    她万万没想到,陆溪打的是这个主意。
 
    她居然会修水车?真是人不可貌相啊!
 
    徐姣姣看向陆溪的眼睛里多了一抹崇拜,觉得她好厉害!
 
    大队长仔细端详了陆溪一眼,面前的女娃娃还不到二十岁,比他家大妞还年轻,看上去很难胜任这个工作。可是接触她目如深潭般沉静的眼眸,看到她眉眼间的坚韧,大队长又感觉她很靠谱。
 
    要真是能修好,这女娃娃就是十里八乡的恩人了,每年耕种不知道能省多少力气。虽然很激动,但大队长也没被喜悦冲昏头脑。
 
    “这样……”大队长沉吟道:“你先看看水车是什么毛病,再回来告诉我该怎么修。我和队里的同志们讨论讨论,要是可行,再让你动工。你觉得怎么样?”
 
    “可以。”
 
    就相当于先给施工图纸和方案,敲定了再大兴土木,很正常的一个流程。虽然大队长的初衷是不怎么相信她,所以要给她一个考验,但在陆溪看来,正常的流程就该这样。
 
    离开大队长家的时候,陆溪手上拿了一些简单的工具。有卷尺,有铁锤,有锯子。七零八落,有些用得着,有些用不着。大队长把自家的工具箱都借给她了。
 
    徐姣姣沉默了一路,回到宿舍才大着胆子问陆溪:“你……你真的要修水车吗?”
 
    陆溪把工具一一摆开,然后点点头:“一辆大型的水车可以完成六七百亩的灌溉。以我在河边发现的那个水车来看,规格应该能完成两三百亩田地的灌溉。如果能在天气转热之前把水车修好,至少岸边的田地都不用担心灌溉的问题,乡亲们能省不少力。”
 
    把工具收拾好之后,陆溪从袋子里拿出一本巴掌大的笔记本和一支笔,放在桌上比划着什么。一时间,房间里只余下沙沙的涂画声。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 <<<<

相关文章

随机推荐

热门文章

最近发表

标签列表